主页 > 设计大全 >日新百年校庆办国际研讨会奠定大山脚文学地位 >

日新百年校庆办国际研讨会奠定大山脚文学地位

设计大全 2020-07-14
日新百年校庆办国际研讨会奠定大山脚文学地位日新百年校庆办国际研讨会奠定大山脚文学地位日新百年校庆办国际研讨会奠定大山脚文学地位日新百年校庆办国际研讨会奠定大山脚文学地位

去年年尾,有人出版社出版《母音阶——大山脚作家文学作品选集1957-2016》;今年三月,大山脚日新独中趁着百年校庆举办“大山脚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邀请海内外共十位学者研讨大山脚文学。

大山脚地处槟州威省中部,是早期华人南来落脚的重镇之一。华裔先辈早年围绕着大山拓荒、兴建小镇,一代代人至此落地生根发芽开花,自然形成了大山脚人独有的共同记忆。百年来的血汗历史,该以什幺形式留存?在作家辈出的大山脚,历史记忆便通过文学的形式保留下来。

此番重提“大山脚文学”,除了奠定大山脚为“马华文学重镇”的实际意义,并重新点名大山脚作家群,同时也具有记录大山脚的历史文化演变与镇民的内化精神。

日新独中百年校庆之时,趁势举办“大山脚文学国际研讨会”,同时也是首个以大山脚小镇作家与文学作为研讨主题的国际性研讨会。

大山脚作家辈出,从马来亚独立前的王葛与游牧,乃至现今的九字辈郑田靖,代代相续并屡有佳作,自然也成了一个地方性的文学特色。其中大部分作家或曾经就读日新小学,或毕业于日新中学、独中,或任教于日新校园,因此,在该校举办国际研讨会的作法也只是把大山脚文学重归校园。

出版大山脚作家选集

作为一所具有百年历史的学校,无论是日新国中、独中或是小学都几乎与大山脚小镇共生。站在日新校园抬头望去,武吉山的青绿伟岸尽显眼前。与此同时,距离校园不远处的伯公埕则成了信仰文化中心。日新校园、武吉山与伯公埕成了大山脚作家的摇篮,孕育着一代又一代的作家。

日新独中校长兼马华着名作家陈奇杰(笔名小黑),与荣获第十四届花蹤文学奖马华文学大奖的作家陈政欣都是“大山脚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活动的推手。

但在研讨会之前,若无一本选集集结大山脚作家的作品,读者也未免如雾里看花,无法真正深入了解大山脚文学。故此,两人邀请与大山脚毫无关係的马华作家辛金顺,希望他可用客观态度编着《母音阶——大山脚作家文学作品选集1957-2016》。

陈奇杰说,该书所收录的作品的原作者都必须符合数项条件,例如必须在大山脚出世成长,或是曾经住在大山脚中。虽然名为“大山脚文学”作品选集,但书中并不以“大山脚”作为唯一主题,即作品内容有无彰显出大山脚历史、镇民的生活故事皆可,而他们所收录的尽可能是大山脚作家的优秀作品。

“一些大山脚作家的书籍都已绝版,因此这本文学选集也有保留他们作品的作用,并希望将之推介给年轻一辈。”

陈政欣说,“大山脚文学”最早可以追朔至四十年代初,因此,这本选集也具有记录大山脚历史文化变迁的作用。

“如果由我编选的话,只怕会有太多感情包袱。很多年前,我们大山脚的文友们就想办研讨会了。文学作品若未经过研究、讨论和重估,其实很难建构成经典。如今邀请海内外学者发表论文,一同评估‘大山脚文学’,实际上是重新奠定大山脚在马华文学上的位置。”

八九十年代文风最盛

日新独中校长陈奇杰说,日新在建校百年之际,举办一场具有改写马来西亚教育史意义的“大山脚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这是因为许多大山脚作家皆是日新的校友,也多曾在日新接受过华文教育。

“大山脚作家在马华文坛上均有优秀表现,与此同时,日新国中又是大山脚的最高学府。由日新四校合力举办这个活动,也是属于大山脚的盛事之一。此外,日新独中校园地处市中心,也有其便利性。”

他也希望藉由这项活动培养日新校园的文学氛围。

“大山脚文风最盛时期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但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阅读已不是学生的唯一兴趣。从功利主义上来看,阅读、写作也缺乏经济效益,因此,学生自然也不会多把心思放在这上面。”

陈政欣亲睹英军轰炸大山

大山脚是一个怎样的城镇?对陈政欣来说,大山脚是他的原乡。近年来,他潜心撰写《武吉三部曲》,其中,《文学的武吉》、《小说的武吉》经已出版,书中内容涉及大山脚地景、神话与历史,同时也成了研讨会的主要讨论对象之一。

“不少人写大山脚时都以地方志书写的方式来写,但我希望用文学的笔法来写。我们可以付诸想像,天马行空的去书写大山脚。那座大山其实充满了许多历史故事,例如曾是抗日部队的基地,战后则变成了马共基地。我读小学时,曾在日新校园看见直升机飞到山上丢炸弹,甚至在大山脚大草场上,英军架着高射砲对着这座大山轰炸。”

他说,他叙写大山脚的文稿时,是以童年记忆及父亲那一辈人的口述历史来进行创作。另外,他也正在创作长篇小说《武吉演义》,以便把他收集得来的史料作为创作的元素。

除了持续创作大山脚相关的文学作品,他有感许多大山脚老一辈作家的书籍恐已绝版,或作品并未集结成书,所以,他也尝试把这些书籍转换成电子书。

“我原本想把这些作家经已绝版、且无版权问题的作品转换成电子书,并且成立一个大山脚写作人网站,让全世界的人可以从网站中阅读他们的作品。但读者现在已可通过马华文学电子图书馆这个网站上找到这些大山脚作家的作品。总的来说,大山脚作家的作品并未绝迹。”

莫言讚赏宋子衡作品

1992年受邀出席新加坡金狮奖当评审的陈奇杰,当时带了10本大山脚作家宋子衡的《冷场》送给中国小说家莫言、王安忆、台湾作家龙应台等人。

“后来,莫言来到槟城演讲时,还极力向现场听众讚美宋子衡的《冷场》。”可见大山脚文学早已跃上国际舞台。

受邀出席“大山脚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发表论文的学者、评论家分别是李有成教授、陈鹏翔教授、江宝钗教授、林建国博士、高嘉谦博士、朱崇科博士、魏月萍博士、林春美博士、辛金顺博士和张光达。他们以大山脚文学为本,各从不同角度论述大山脚文学在马华文学史上的实际意义。        

长达两天的研讨会,由林建国博士作总结。研讨会甫开始时,他便向台下观众喊话:“谁说马华文学缺乏经典?大山脚本身就是经典。”他认为,大山脚作为该地作家的原乡,心里地位或还超过其他存在如父母、出生地,而昇华成一种意识存在。

“大山脚的文学史也和大马历史一样长了。然而,为什幺作家们会集结在大山脚?创作是需要某种自觉,而这份自觉会让创作者显得更加孤独,因为他们无法通过话语向人解释,只能以文字写一个虚构、不存在的故事。”

他认为,大山脚或是世界各地的文学史上独特的存在。“我曾经走访宋子衡故居,却在转个湾便遇见作家菊凡。作家和作家的居住地如此靠近,他们似乎受到一种召唤同时居住此地,或根本可以说,他们就是住在一块齐创作的。”

日新曾创诗社出刊物

除了一群学者发表论文,研讨会亦有举办“从大山脚看马华文学”圆桌会议,由许文荣博士主持,并邀请一众作家包括陈奇杰、方路、张永修、许通元、曾翎龙和林韦地当主讲人。

陈奇杰作为首位发言者,他认为,写作必须具备3个条件,即天份、爱阅读和遇到宽容度高的编者。

“我有写文章的天份,但书读得不多,所幸受到当时《蕉风》编辑的爱戴,愿意刊登我63字的极短篇小说。”

此外,他与作家朵拉曾在1991年编辑《蕉风》,并获得一些大山脚作家的来稿,其中,已故作家陈强华也多次推荐学生稿件。

紧接其后的林韦地则是陈强华的学生。陈强华曾在日新独中创立“魔鬼俱乐部诗社”、《向日葵》双月刊,为学生创立发表现代诗园地。林韦地说,当时的《向日葵》吸引许多马华文青投稿,并陆续举办了读书会、电影会等。“这不只是陈强华老师的事情,同时也是日新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有人出版社的总编辑曾翎龙亦曾前往大山脚向陈强华取经。当时,他与杨嘉仁打算创办一本《有人杂誌》,于是,两人一同前去大山脚请教陈强华。

“杂誌出版两期后,我们便觉得办不下去而改办出版社。如果没有大山脚、没有陈强华,我不敢说就一定没有‘有人出版社’,但出版社的面貌或与现在不同。”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