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布航空 >激情悲愤 重回亚洲拉力赛现场 >

激情悲愤 重回亚洲拉力赛现场

发布航空 2020-07-22

自古成败论英雄,比赛的名次之争既为英雄事,那比赛背后的辛酸事势必更为精采。

亚洲拉力成就不少人,有车神、有雨神、幌神还有比赛疲惫而懒神,我师父陈常生(此届亚洲拉力车手)是这样告诉我的,当下除了捧腹大笑外,多少也感受到他心中的无奈。笔者採访亚洲拉力多年,看尽赛事的幕前幕后,这次决定捨赛事光鲜亮丽的一面,改从背后来细说亚洲拉力。

起源于1996年
今年迈入第12年 

1996年,可是说Asia Rally的第一届比赛,当时由马来西亚主办,聘请日本人为赛事总监主办,到了1999年时,因理念不合日本另外成立一个Asia cross country Rally,简称Asia Rally,也就是目前车迷熟悉的亚洲拉力,当然原本马来西亚主办的亚洲拉力仍旧延续了一段时间。

亚洲拉力一直努力成为FIA旗下的正式比赛,在提出申请后,FIA每年都会派观察员,来观看整个赛事的进行,因此比赛所有的规格都按照FIA规定与流程进行。

比赛前一天会举行车手会议,针对比赛规定与赛程做说明,本届比赛只有T1改装组,T2原厂组两大组别,之下再细分汽油与柴油组别,一共四个组别。

以前的亚洲拉力活动区域与赛程遍布整个中南半岛,在当时马来西亚主办时,多由吉隆坡出发经泰国,往越南、缅甸、寮国、柬埔寨、高棉甚至是前进中国,赛程有时更长达五千公里以上,难度之高可想而知。

不过日本主办的赛事,碍于经费的问题,则多以泰国为主,当然之中还牵扯到赞助的问题,毕竟这是比赛的主要收入来源,赞助商甚至可以左右赛程,倘若竞赛路线跑到赞助商所属市场以外区域进行比赛,更完全没有广告效益可言。

赛事为期六天
总里程2250公里

亚洲拉力的赛程几乎固定在每年8月5号到10号进行,泰国当地的气候属于夏季(雨季),因此如果遇上连日大雨,比赛要不是攉稀泥,不然就是两栖登陆操演。

这是泰国最常见的丛林地形,有时进入深处甚至见不到阳光,其中可能布满泥泞、巨石与坑洞。

再加上泰国本身的大陆、丘陵、树林、丛林等特有的地形,气候也就成为比赛中最无法控制的干扰因素,而大会为了提高车手的完赛率,也会控制赛事本身的难度,尽量行驶一般越野地形,或是避开容易有水灾的区域。

泰国也有相当多的橡树林,车手很容易于此迷路,往往因为错过弯道急转而发生撞车或是翻车意外。

採访记者通常在8月3号或是4号就会先行抵达曼谷,跟着车队一起领车,直到比赛当天一早的验车,以及下午盛大举行的发车典礼。在赛事的部份,最小的规模是一个队伍两台车,分为主力车与掩护车,主力车当然是负责拿名次,掩护车得时而在前开路,或是与强劲对手缠斗,也得跟随主力车当后援与救援之用。

于是掩护车得如同卫星一般看护着主力车,可想而知掩护车的车手技术,有时甚至得超越主力车。对于泰国或是日本厂队来说这种情况更为明显,往往在拍摄时甚至可以发现两车相随而行,最大目的无非是互相照料与援助。

于曼谷举行发车典礼,所有车手媒体都忙着準备,今年共27辆车参赛,来自泰国、日本、台湾三个国家,赛程总里程为2250公里。

[NextPage]
天候影响最具
此届难易适中

今年拜天公作美,正好处于雨季的渐歇时段,六天的赛程中都是阴天,因此气温适宜,唯独最后一天才见到太阳。

尘土漫漫,可以见到媒体辛苦的拍摄画面,有时太过专注反而忽略车手失控沖出的危险。

台湾女车手沈佳莹与日本女车手搭档,在最后一天因缩缸而无法行驶,但依旧用推的用拖的抵达终点,充分展现运动精神。

儘管因缩缸而失去名次,但是成功的定义往往还有过程中辛苦的付出,站上终点拱门,同样给予英雄式的欢迎。

以台湾福特Escape车队为例,代表车手陈和皇以此车征战多年,对于此车的悬吊设定、补强,甚至是缺点都能完全掌握,因此车辆的完赛度也达到巅峰。

比赛中由于车速相当快,经常会发生飞跃的情况,车手大多会尽量避免,以免车辆损坏影响成绩,而摄影则希望车手能飞得越高越好,画面才能够呈现得更精采。

陈常生所驾驶的掩护车条件与主力车完全相同,他以「顺」为原则,顺了自然会快。否则在坑坑洞洞的越野路况中,急加速、遇到坑洞急减速,整体速度不仅受影响,有时来不及减速时,轻则爆胎,重则悬吊受损,甚至会影响该站积分、完赛与否。

Ford Escape陈常生在此届亚洲拉力赛事中表现极为杰出,第三个SS已经名列T1组第三名。

副驾驶周庆同认为:此届赛事难度适中,似乎泰国当地车队彼此较劲意味最为浓厚。

有时深度甚至超过引擎盖,车手如果无法判断,或是找到前车的路线,甚至得请副驾驶下车先行探测水深。

比赛中常会遇到民车,不仅险象环生,也考验车手的反应。重则撞到人或骑士、轻则牛、狗、鸡,这种意外几乎每届赛事都会发生。

进入RS路段后,车手会就近找寻洗车地点,除了方便Pit维修外,也为明天的比赛準备,让记者可以拍到乾净亮丽的画面。

结束RS路段回到旅馆旁的维修区,车辆必须争取时间赶紧维修,这时后援团队最为忙碌,有时忙到天亮比赛前才结束。

[NextPage]
相较于车手在赛程上争个你死我活,其实採访记者在工作上也是搏命演出。大会在每天赛段进行前,会有一辆00号的探路车先行跑过一遍,将路况回报给大会,确认后比赛开始进行,因此00号多半是在清晨出发。

隔天路书发放后,媒体必须询问大会,何处有困难或是险要的地形可拍摄精采画面。读者也可以试想,摄影该置身何处才能拍到这样的画面。

从热闹繁华的曼谷市区到不知名的小镇,眼里所见的人文表现都充满着新奇,让人大开眼界。

根本无法想像在这山林间会有类似椰子蟹的螃蟹,奇特的景象赶紧拿出相机记录下来。

答案就是蹲在河床边,当然自己也可能被溅得一身,轻则成为落汤鸡,重则变成土窑鸡。

而比赛完成后,还会有一辆扫街车确认有无大会相关车辆遗留,以準备通知大会移往下一个赛段。而媒体辛劳之处在于得从中知道赛段中最险要的地形所在,想办法深入其中,捕捉精采镜头,有时又为了拍摄故障车辆最后才离开。

媒体车的好坏也非常重要,没有战斗力的媒体车往往会错失珍贵的时间,如果落后比赛车,画面拍摄工作也将泡汤。

因此媒体得比车手早出发,比车手晚回下榻旅馆。有时甚至睡不到两三个小时,或是连晚餐都没得吃。

精采的涉水画面十分具有张力,因此在整个赛程中,必须找一两个点拍摄这类型各种角度的画面。

因为角度的关係,甚至得冒险涉入河流中,静待赛车的到来。

[NextPage]
幕后无名英雄
媒体辛苦呈现

媒体车得规划路线走最短、最快的距离深入赛道,等待赛车到来然后拍摄,因此媒体车走的路况困难度,并不亚于比赛车,可怜的是媒体车要是遇到障碍事故,通常得自力救济。

儘管比赛车受到重创,只要还能动、还能修,就得继续完赛。

当遇到选手翻车时,是无情的拍摄还是加入救援呢?有时记者也会遇到良知上的挣扎。

每当我们从华丽的旅馆出发后,便是进入穷乡僻野或是穷山恶水之中,不仅看尽繁华到简窳,也看到落后地区的居民生活有多困苦,许多的人文感触,是无法呈现在赛事文章中的。

摄影记者为了某小段的画面,得退至腹地更为宽广的地方取景,拍摄困难度有时比相机取景还高。

曾经因为拍摄赛车爬上峭壁而摔了下来,也曾为了拍摄赛车镜头向身后退步,不慎落入溪流里。

如果是要取俯瞰的角度,摄影往往得找至高点,甚至爬上山壁拍摄,才能取到宽广的画面,图中是泰国相当典型的丘陵地形,赛道通常规划为区间迂迴,以缩小面积,降低风险。

比完SS,通过Time Check后,记者会立刻前往访问方才的比赛情况。



还有一次遇到有毒植物被麻痹而瘫痪在丛林里,也曾走过滇缅公路,伴着深达数百公尺深的灡沧江,于崖边前行。而掌镜拍摄,忘了与赛车的距离或是拍摄正面来不及撤退,甚至在山林中遇到被野放的大象、遇到解放军与游击队开枪示警,各种惊险画面更是不计其数。

在以往国内吉普运动风行之际,甚至组成中华代表队参赛,车辆数更曾高达十辆之多普,如今那种盛况虽不复在,甚至大会为了安全考量,将比赛的难度降低,但是赛事舞台的上下与幕前幕后,所有人的付出却是无法造假!

摄影车辆因躲避他车而冲出道路翻覆,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媒体採访拉力赛事的风险一点也不亚于赛车。

採访比赛就是三餐不继,原则上根本没有中餐,因为这个时间往往都在森林里,能有饭吃实在是一大享受。

有时因为赛道管制,媒体车无法进入,得走上好几公里才能到达预定地点拍摄。

赛车运动商业化早有百年历史,GP赛事便是个例子,车手难免成为棋子,在F1赛事中亦是司空见惯。事实上华丽赛事报导的背后,是无数人心血的结合,就我而言,精采的照片呈现有时也得像车手一般博命演出才能取得,媒体并非因普立兹奖而参加比赛採访,但因採访却帮所有人的努力以画面做见证。

总合冠军的最高荣誉才是各车手所追求的,此届亚洲拉力车神封号由泰国三菱夺得。

庆功晚宴上不免俗的安排泰国传统舞蹈表演,其实各国车手除了争排名外,在SS赛道中,遇到其他比赛车遇难,都会给予协助,这份难得的情谊,也展现出人性与感性的一面。

]]>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