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布航空 >下半场,世界对勇士的等待 >

下半场,世界对勇士的等待

发布航空 2020-06-14

当漫长的例行赛季终于迈进了下半场,金州勇士用两场狂胜为他们的后半程开局——第42场例行赛,客场132比98狂扫骑士;第43场,客场125比94狂扫公牛。面对东区两强,勇士两场一共赢了65分,彷彿在重新提醒这个世界:这是勇士之年。

在这之前,目睹勇士不可思议的表演接近三个月之后,人们刚刚开始谈论,勇士是不是累了,他们是不是开始回到现实——他们是不是要重新降落在地球上,重新开始像地球人那幺打球。

在那两个月里,勇士的表演未免太夸张了。他们历史性的进攻,像烟火一般绽放。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这样一支球队,用场均接近30次助攻的整体进攻,用联盟最高的命中率和三分球命中率每场轰下115分以上。他们打得太美妙了,他们的命中率神奇地超过任何球队一个级别:除了勇士,没有任何其他球队的三分球命中率能达到40%,而勇士超过42%。与此同时,他们场均三分球出手超过30次和命中接近13个,全都排在全联盟第一。

Jan 20, 2016 at 7:50pm PST

人们开始意识到,他们在目睹篮球进攻水平和技术历史性的演进。从来没有人像Stephen Curry那样投篮,在半场之内,任何角度,任何位置,都能在运球之后,用0.3秒以内的时间完成精确的投篮,用45%的命中率每场轰进5个三分。从来没有过Curry和Klay Thompson这样一对这个级别的投篮机器在同一支球队效力,也从来没有过Draymond Green这样一个无论在攻防两端都能从1打到5的4号位出现。

正因如此,在勇士24连胜的美妙开局里,人们开始严肃地讨论,勇士在例行赛赢得73胜的可能。直到勇士终于开始输球,开始看上去回到人间。

在连续7个客场的第7个,在前一晚被强硬的塞尔提克撕咬了两个延长赛、三个半小时之后,勇士在密尔瓦基输掉了第一场比赛;Curry轮休,他们在达拉斯输掉了第二场;

Green轮休,在丹佛输掉了第三场;

Jan 18, 2016 at 6:23pm PST

在整个赛季的第41场——具有指标性意义的上半赛季收官战,兵马足备、无人缺战的勇士在底特律输了18分,经历了三场比赛以来的第二场失利,赛季里第一次助攻不到20次。

所有这一切,再加上那些总结出的数字:自从2016年到来之后,勇士队的防守效率意境跌到赛季第19位,他们纯粹是在依靠进攻和命中率赢得比赛;他们在11月场均製造对手失误超过16次,在12月降到15次,在1月降到不足11次——不足11次,已降至联盟底部水準。

这一切,都契合着人们的判断——与其说是判断,不如说是期待,在疯狂的奔跑了半个赛季之后,勇士终于累了,终于开始输球了。我的意思是,是的,整个篮球世界在期待着这样的情景出现。NBA最主要的记者、评论员、从业者们,都经历过Michael Jordan和芝加哥公牛那个伟大的时代,都目睹过1995至96那个传奇的赛季。他们知道,那支公牛有多可怕,有多强悍,Jordan是一位多幺神奇的领袖。

这是那一代人内心的圣像。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并不希望有一支球队能够击破公牛的纪录,虽然纪录就是用来被打破的。这就是为什幺,公牛第二个三连霸时期的防守悍将Randy Brown说,他相信,当勇士输掉他们赛季的第11场比赛之后,会有很多瓶香槟酒被打开庆祝的。

同时,这样的勇士已经成为了NBA世界里的the team to beat,每支球队都想奋力去击败的那个对象。勇士用纯小阵容和三分球赢得了冠军,已经刷新了世界的认知,他们仍然在不断刷新着认知。他们会一直準下去吗?他们也会累吧?他们能靠命中率支撑多久?

人们在研究勇士,研究他们的打法和可能会出现的问题,思考怎样才能面对他们创造出赢球的机会和可能。在圣诞之夜,骑士队用夹击Curry(19分,三分4中1)的方式让勇士得到了迄今单场最低的89分,几乎创造出了获胜的机会;在底特律,活塞用让Curry个人进攻,不让他带动队友,掐死其他人的方式把勇士的命中率压在了36%(Curry38分)。究竟哪种方式更好,更适合自己,根据不同的人员构成,他们在不懈地思考。同时,也是在等待。等待着,勇士的防守强度下降;等待着他们的进攻回落到传统世界能认知的水平。

他们找到了历史上各种着名的经典,比如1980年代初的塞尔提克,在赛季开始后不久开队会,统一思想,是要争取70胜,还是要保持健康,保留体力,最后确保冠军。以此为依据,来探讨勇士队是不是应该进行轮休,而放弃对72胜的挑战。

终于,当勇士队在赛季半程的节点上3战2败,输掉第四场之后,彷彿其他球队的机会——他们所期待的事情,终于来了。

接下来,就是客场对骑士和公牛的两场狂扫。一瞬间,彷彿世界又惊慌了。突然,勇士又鼓足了斗志,又焕发了活力,这也太吓人了。

实话实说,在这个时刻,没人知道的勇士的下半场会怎幺样。面对勇士这样一支篮球历史上没有出现过的球队,就像我经常诉说的那样,我们都在对它的学习之中。没人能按过去的规律去判断他们,人们能做的,只有準备和等待。

Jan 14, 2016 at 9:23pm PST

在準备和等待里,最重要的是保持住冷静和信心。骑士队改用Tristan Thompson打先发中锋之后,在10场比赛里赢得了9场,在防守一端的速度明显提升。但当他们再次面对勇士的时候,教头Blatt莫名地重新让Mozgov出任了先发中锋。结果由于Mozgov和Love两个内线的移动速度都不够,他们“掐死Curry、让其他人来击败我”的策略,一开局就被Curry依靠定位掩护和三分球击破。

在一场主场惨败之后,美国媒体纷纷开始讨论,是炒了Blatt,还是换走Love。但事实上,在骑士队重返总冠军赛的路途上,再也不会碰到勇士;再次进入总冠军赛,碰到的也不一定就是勇士。骑士的赛季希望,并非因为那一场惨败已经终结。

这就是我说的冷静和信心。Popovich说,如果勇士能一直保持着赛季初那样的强度和命中率,这个世界上没人有对策。这是实话,也是一口毒奶。然后,马刺就打出了36胜6败的历史最佳半程战绩,只比勇士队多输2场;场均胜对手超过14分,比勇士还多。他们同时是全联盟唯一一支失分不足90分的球队,代表着无人可及的稳定性。马刺的两个高大内线,Duncan和Aldridge的移动速度都不够快,他们站住位置、保护篮下、从不轻易协防和轮转的防守原则,在防守浪花兄弟的掩护和三分球上有天然的劣势。但Popovich并没打算现在就改变自己。

就这幺打吧!一切还早着呢!勇士会一直保持在这个水平吗?勇士会一直保持着核心球员的健康吗?勇士的运气,会与他们的实力同在吗?如果勇士能把所有这些问号都拉直,等到季后赛碰上,真正决生死的时候,再想辙吧。

如果不,谁知道呢?

下週二,马刺在本赛季里第一次碰上勇士。那是一次尝试,是一把标尺,但并非一决雌雄。从2月到4月的例行赛收官,再到6月的舞台,还有太多故事会发生。

等着勇士创造历史,是等待。

等着勇士回到人间,也是等待。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